媒體矩陣
影像 眼界

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大學習

您的位置:影像 眼界>
2019-08-16 09:06:12來源:泉州網
明朝中后期,這里出了“同胞三知”陳煒、陳煌和陳煇(音同“輝”),清譽流遠,嘉靖帝還為他們賜建“三牧坊”于惠邑驛下,以彰顯三兄弟的榮耀。

  陳煒、陳煌、陳煇是貴州布政司左參政陳睿的孫子,三兄弟自幼勤奮好學、相勉相勵,同赴省城應試,陳煒、陳煌齊登林文俊榜舉人,而三弟陳煇登副榜第一名;三兄弟相繼出仕,繼承爺爺陳睿清慎干練的做事風格,在各自任內皆頗有建樹

“奕世科第”祖祠堂是侯卿陳氏最早的祠堂

“奕世科第”祖祠堂是侯卿陳氏最早的祠堂

  核心提示

  自古以來惠安輞川鎮的更新、玉圍、居仁、京山,以及螺城鎮的南洲、梅山等村落,民間俗稱為“侯卿”。明朝中后期,這里出了“同胞三知”陳煒、陳煌和陳煇(音同“輝”),清譽流遠,嘉靖帝還為他們賜建“三牧坊”于惠邑驛下,以彰顯三兄弟的榮耀。

  □泉州晚報記者 吳拏云 文/圖

“方伯第”近年有歷重修

“方伯第”近年有歷重修

  氣勢雄渾的 古建筑群

  如果從空中俯瞰惠安縣輞川鎮更新村一帶的話,你會發現這里有一大片的古建筑群,其中有始建于宋代的“漁庵古地”,有明代的“奕世科第”、方伯第、藩憲第等三座皇帝誥封的家廟,有明代的貢士廳、知府廳、知縣廳(已廢)、長房廳、兩座同知廳(已廢)、兩座樓下房廳等祖祠堂,還有石門祖祠、海頭祖祠等13座(已廢4座,現存9座)知名古建筑。這錯落有致的古建筑群布局和諧,氣勢雄渾,是侯卿陳氏族人歷經數百年歲月積淀下來的宏博人文的象征。

  “奕世科第”坐落于更新村后坑自然村內,該家廟最早是侯卿陳氏二世祖陳彥文于明朝洪武十四年(1381年)購地肇建的三開間住宅,后由侯卿五世祖貴州布政司左參政陳睿加以擴建成家廟,并被誥封為“奕世科第”。據惠安縣侯卿文史研究會秘書長陳錫家介紹,祠堂為三進五開間、土木結構建筑。雖歷經600多年風雨,該祠堂依舊保留著明代建筑風貌。由于“奕世科第”家廟是侯卿陳氏最早的祠堂,可以說這里孕育了侯卿陳氏的俊杰英才。

  與“奕世科第”比鄰的是惠安縣級文物保護單位——侯卿“方伯第”。這棟古建筑系陳睿所建,肇建于明孝宗弘治十四年(1501年),整體建筑為磚石木結構、硬山式燕尾翹脊,保留有明代額枋、斗拱、雀替、吊筒等構件,雕工精致。門廳、大門入口處抬梁上的三對“鯉魚化龍”雕刻,迄今尚有一對保存完好。據悉,陳睿還曾創辦“龍盤社學”,一度把府邸“方伯第”作為社學學堂使用。明嘉靖《惠安縣志》載曰:“龍盤社學在三四都后坑陳氏主之”。明清時期,“龍盤社學”培育出了大批功成名就的惠邑文士及官員,影響深遠。在“方伯第”外,如今豎立著幾十塊石旗桿夾,不難看出侯卿古代在科舉和仕宦方面,是才彥輩出、簪纓相繼的。

  陳睿事跡見載于《惠安縣志·卷之二十三·卓績》,他是明成化乙未(1475年)進士,出知揭陽縣時,“持法堅定,不可撓以私”,是個十分有個性和立場的官員。后來在戶部任員外郎中時,他又以“老成練達”著稱,最后以貴州布政司左參政之職致仕返鄉,并在身故后,被崇祀于鄉賢祠內。據陳錫家介紹,陳睿還以孝德感動明憲宗皇帝,被御賜享有“宮鼓游鄉”之榮耀,此即惠安縣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“侯卿十八游大鼓”的由來。如今每年農歷正月十八侯卿都會舉辦“宮鼓游鄉”民俗文化活動,以展示古之先賢科舉功名燈牌為主要形式,在侯卿范圍內巡游,其主旨是為弘揚孝德,激勵學子積極進取、報效祖國。

陳煒墓志銘尚存,此為拓片。

陳煒墓志銘尚存,此為拓片。

  政績卓著的陳煒

  明代惠邑驛下原有一座高大雄偉的牌坊“三牧坊”,是明嘉靖皇帝為彰表“同胞三牧”(亦稱“同胞三知”)的陳煒、陳煌和陳煇三兄弟而賜建的,今已湮沒。清嘉慶《惠安縣志·古跡·坊表》載稱:“三牧坊在驛下,為知府陳煌、知州陳煒、知縣陳煇立,廢。”陳煒、陳煌、陳煇是貴州布政司左參政陳睿的孫子,三兄弟自幼勤奮好學、相勉相勵。明正德二年(1507年) ,陳煒、陳煌、陳煇同赴省城應試,陳煒、陳煌齊登林文俊榜舉人,而三弟陳煇登副榜第一名。后來,三兄弟相繼出仕,陳煒官至廣西上石西州知州,陳煌官至云南曲靖知府,陳煇則官至廣東翁源知縣。三人繼承爺爺陳睿清慎干練的做事風格,在各自任內皆頗有建樹,故而被譽為“同胞三知”,史冊留名。

  陳煒,“同胞三知”之長。明嘉靖《惠安縣志·卷十三·人物》曰:“陳煒,字孟昭,睿之孫,常山知縣,升溫州通判、廣西上石西州知州”。踏入仕途后,陳煒初授浙江衢州府常山縣知縣。到任后他“裁冗費、除狡獪、矯時弊,以循良聞于朝”(見《惠安縣志·卷之二十四·循良》),即在常山縣裁減不合理的苛捐雜稅,減少縣衙內不必要的開支費用,棄用詭詐奸刁之徒,重用奉公守法之士,同時還著力改變衙門一些不良風氣。陳煒奉公守法之名甚至傳至朝廷,令人對其刮目相看。不久,陳煒升任溫州通判,后因政績卓著,又擢升為廣西太平府上石西州知州,并在知州任上致仕。

  相傳,身為惠安人的陳煒還對建筑學頗有研究。他曾應召進京督造皇宮,獨創“雞舌疊斗拱”建筑架構,完成“一丈廳九尺椽”的建筑范本,享譽京師。皇帝體恤他勞苦功高,賜他紅袍及一品冠帶(民間俗稱‘翹匙帽’)。這就是自古流傳下來的“侯卿三奇”之一——“知州戴翹匙”的傳說。

  陳煒告老還鄉后,擇地惠邑斗門圍內(現玉圍村),以氣勢磅礴的“五馬拖車”建筑格局營建了“五座七落相接脊”的宅邸“知州廳”,在當時引起了轟動。每座建筑有7個“天井”,五座合成一個共用大“天井”,故留有對聯:“圍城圣地號玉圍、卅六天井是吾居”。據侯卿資料記載,陳煒還與陳煌、陳煇兩位弟弟一道修繕侯卿陳氏祖祠堂、祖墳并增纂侯卿陳氏譜牒。

從豎立著的眾多石旗桿夾上不難看出,侯卿古代在科舉和仕宦方面是人才輩出的。

從豎立著的眾多石旗桿夾上不難看出,侯卿古代在科舉和仕宦方面是人才輩出的。

  “至誠處人”的陳煌

  陳煌在三兄弟中排行第二。《惠安縣志·卷之二十四·循良》載曰:“(陳)煌選南工部司務,升員外郎中,督大工,提攝得宜。”陳煌入仕后,從南京工部司務做起,后升任工部員外郎中,督造大型工程建設。他獎罰分明,提拔人員得當適宜。嘉靖元年(1522年),朝廷發生“大禮議之爭”,圍繞明世宗該尊奉哪派為正統展開激烈斗爭。卷入“大禮議”之爭的官員分為“繼嗣”和“繼統”兩派,“繼嗣”派以內閣首輔楊廷和為首,而“繼統”派則以寵臣張璁為首。結果,張璁為了壯大“繼統”派的聲勢,要求陳煌一同上疏,支持“繼統”之說。陳煌為人耿直,不畏強權,說什么都不肯尾附于“繼統”派,后來便被調離京城,遠赴貴州思南任郡守。

  嘉靖二十三年(1544年),陳煌起補云南曲靖府知府。這時的云南曲靖尚是個偏遠貧窮的地方,陳煌之前的數任官員屢屢盤剝百姓,搞得民不聊生。陳煌到任后,立即嚴禁地方官員擾民,停止征收額外的苛稅,民眾得以安居樂業。他任職曲靖知府整整十年,于嘉靖三十三年告老還鄉。據《惠安縣志》記載,陳煌平素以“至誠處人”,所以人們都非常樂意與他親近。

  陳煌墓日前在泉港驛坂被重新發現,這個“消失”近百年的古陵墓有曾遭破壞的跡象,但墓前仍遺留不少精美的石雕構件。

“方伯第”肇建于明弘治十四年(1501年)

“方伯第”肇建于明弘治十四年(1501年)

  捍土衛民的陳煇

  比起兩位哥哥,陳煇的一生更加坎坷。他從小過繼給二叔陳槐為嗣,繼母早故,是繼父一手將他拉扯長大。陳煇為人淳樸敦厚,事繼父及生身父母至孝,也事胞兄如父。正德二年(1507年), 陳煇與兄長陳煒、陳煌同赴省城應試,兩位哥哥高中舉人,他登副榜第一名。當時陳煇年僅16歲。不久繼父謝世,陳煇留家丁憂三年。嘉靖元年(1522年),陳煇進京會試,貢士及第。仕初,他奉召進京任掌管晉見的近侍生,經常奉旨出沒邊疆,后奉詔到廣東翁源縣任職(疑為縣丞)。

  據陳錫家講述,明中期廣東沿海海盜猖獗。在翁源縣期間,陳煇堅決執行朝廷的海禁政策,甚至把自己的俸祿捐出來筑砌海防設施,嚴厲打擊海盜,海盜對他恨之入骨。嘉靖二十一年(1542年),生母王氏歿,陳煇請辭回家,丁內艱三年不出家門。旁人勸他:你已從小過繼給你二叔,該盡的孝道已經盡了,無需如此盡孝。他卻說:都是至親之人啊,不能以過房出嗣而不盡孝道!

  嘉靖二十三年(1544年),陳煇返回翁源縣繼續任職。不曾想剛到翁源不久,海盜買通書童,得知陳煇在寫字前有用舌舔筆尖的習慣,便把毒藥孔雀膽沾于毛筆尖上。后來,陳煇在提筆書寫時,果然先把沾有孔雀膽的毛筆放在舌尖上舔了舔,結果中毒而亡,享壽53歲。陳煇卒后沒有留下任何財帛,家中一貧如洗。時為江西提學的堂妹夫張岳聽聞,傾力資助陳煇的長子陳堦,方使其能扶櫬歸葬故里。后來,嘉靖皇帝追授陳煇為翁源知縣。泉州文保專家黃真真表示,陳煇一生雖然沒有轟轟烈烈的事跡,但他為官清正,特別是不懼海盜,捍土衛民,其精神是值得人們欽佩的。

“奕世科第”祖祠堂內匾額林立

“奕世科第”祖祠堂內匾額林立

  深入人心的 “同胞三知”

  在侯卿陳氏祠堂內,迄今保存著三塊珍貴的明代墓志銘,其中一塊就是陳煒墓志銘。惠安縣侯卿文史研究會副會長陳錦珊表示,此墓志銘由時任浙江按察司僉事的莊用賓撰書,戶部左侍郎蔡克廉書丹,江西左參政康朗篆蓋,匯聚泉州多位歷史名人之力而成,是十分珍貴的明代文物。

  惠安縣侯卿文史研究會的學者們稱,他們在認真研究明代陳氏祖先的墓志銘后發現,清嘉慶《惠安縣志》中對陳煇生平的記載出現多處紕漏,比如嘉慶《惠安縣志·孝義》載稱:“(陳煇)早喪母”,應為“繼母早喪”才對;后面的“適繼母歿”,則應為“適生母歿”;還有“授翁源令,岀京至江右,卒”之說,亦與事實不符,尤為遺憾。陳煇生前曾留下一首詩《桂林諸葛亭》:“城西峰頂最高亭,忘極天南入紫冥。日出山河分海島,風清笳鼓靜邊庭。躋攀況復逢時令,賦詠從教豁性靈。會晤相親即為樂,不需分手歎晨星。”這是他借瞻仰三國名相諸葛亮遺跡之機,抒發自己的報國之志,而他最終也真的為國捐軀。而今思之,令人感懷、悲惋。

  “三牧坊”早年已廢,如今已無從了解這座古建筑物的詳細構造,但在侯卿“奕世科第”祖祠堂的大廳內我們發現一副柱聯寫著:“知州知府知縣事,同胞同榜同牧民”。毫無疑問,“同胞三知”陳煒、陳煌和陳煇的人品、政績、學問在侯卿早已深入人心,而且他們的故事也將繼續流傳下去。

責任編輯:
泉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原創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泉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泉州網歡迎各兄弟網站開展平等合作。

②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泉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泉州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被轉載網站、媒體、當事人若認為有侵權之處請來電告知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

③ 由于網絡的特殊性無法及時確認稿件作者并與作者取得聯系。為了保護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,及時準確地向權利人支付作品使用費,請本網站所用作品的著作權人直接與本網站聯系,商洽稿費支付事宜。對于使用時未及核實的權利人,可以向本網站提交權利人身份證明材料。 如需合法使用本網站發布的擁有完全版權的稿件,也請直接與本網站接洽。聯系電話:22500260,22500194。 聯系郵箱:qzw@qzwb.com。

尊龙官网网址_尊龙人生 |[就是博]